蒂特:世界杯名单已确定八成;巴西队不会参与政治站边

近日,巴西国家队主教练蒂特接受了《圣保罗州报》的专访,他谈到了巴西队备战年底世界杯的情况。当被问及敏感线岁的巴西人坚决表示自己不会透露政治立场。采访全文如下:

蒂特:我的妻子罗丝玛丽(Rosmari)将会是我在2023年优先照顾的对象。总有那么一刻,我必须要跟家人待在一起,好好休息休息。因为执教生涯的确很精彩、很美好,但这同时也是非常累人的。我要为我的家庭留出一些时间,也要给自己留出一些时间去学习,好好休整一下。不过我儿子跟我说,这种好日子应该不会超过两个月,我的妻子过不了多久就会烦得想要把我从家里赶出去(笑)。此外,我还没打算退休。

是的,我早就计划好了。我在一年半前就跟我的教练组聊过这事,然后我又向公众表达了我的想法。毕竟当时外界大部分人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不过球员们其实已经都知道了。休整、就业,休整、就业,循环往复,这在生活当中也是一套非常自然的流程,适用于各行各业。从始至终都是这样。

不一定会继续留在巴西。我会在2023年这一年多做一些功课。这段时间是给我用来恢复元气的,同时我也会做很多观察研究和自我调整。我不太喜欢用“焕新”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因为我还是那个我,我只是在逐渐改良自己罢了。不过目前我要把注意力放在世界杯上面。

从民主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要理解其他人的立场。同时,我们也必须尊重那些从不发表意见的人的观点。要说我从足球世界里了解到了什么?那就是每个人都有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如果我在这里阐明了我在政治方面的理解,那么我就是在以巴西国家队主教练的身份公开自己的政治立场,这会引发巨大的影响。我可不想滥用由这个身份所带来的权利,我的任务是尽全力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到最好。巴西队是国家的教育文化遗产,我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党派。所以我必须拥有这些基本的道德良知,必须要清楚我作为教练应该做些什么,而不是利用我的身份去制造更多的影响。

我很清楚我作为国家队主教练在发表观点时所造成的影响力要比我个人大得多。我可以有自己的立场,我也可以作为选民去投票;然而当我作为国家队的主教练时,我的责任就变成了尽自己的一切所能去捧回大力神杯,这才是关键。我想引用马尔基尼奥斯说过的的一句话:“让每个人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就是我想说的。我可以在私下里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一旦到了国家队,我们就要把那种激情、那种精神、那种热爱,全部奉献到球场上。把挺进决赛作为我们的第一个目标,紧接着赢得冠军,这要比纸上谈兵更能展现出我们的态度。

我在2017年就回答过一次这个问题,我说不管我们是赢了还是输了,我都不会去的。尽管今年的情况有所改变,但我的答案不会变。

我知道这些,不过现在的年轻一代似乎对于这种符号、这种象征并不感冒。这种符号象征着对国家队的热爱,是属于球迷们的符号。年纪更大一些的球迷,他们有着自己的思维方式,不会被轻易动摇,这很好。我希望国家队的符号能够起到教育作用,能够成为孩子们的榜样,能够帮助孩子们建立起积极进取的价值观,这便是体育的作用之一。我就是从这些观念当中成长起来的,我对这些事了如指掌,所以我清楚现在很多孩子们的脑海中并不存在这些符号和象征意义。

这不是我该讨论的话题。我只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世界杯赛上,这两件事可谓毫不相干。我与其在这些事情上白费口舌,倒不如去多关注一下我的球员们的情况,多聊聊足球。我知道我肩负着社会责任,我对于这些责任的重要性了如指掌,我很清楚我们有机会让巴西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平等。但是,我需要找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我知道自己应当更加专注于足球事业,毕竟这才是我的本职工作。

真的有疏远过吗?我还记得我儿时就对国家队很有归属感,直到现在我也感受到年轻人的热情高涨,我在其它领域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我到安联公园(帕尔梅拉斯队的主场)去看过两场球,我看到所有人都在谈论国家队,谈论世界杯,他们对此充满激情,这让我感到欣喜若狂。总会有那么一批年轻人与国家队紧紧相连,我们才是那些逐渐老去、逐渐脱轨的那些人。

我也知道很多球迷是先会支持自己的俱乐部,然后盼望着自己队内能有几名球员被国家队选中。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当时也很希望能有一个高乔人(在巴西主要分布于南部平原地区的拉美民族)入选国家队。而且我必须承认,他们当时组织了一支只有高乔人的国家队去跟正式的国家队踢比赛,我还支持高乔队来着。我说的这些故事并不是关于如何让人们成为英雄的,而是关于球队如何与球迷们建立纽带。而且还有一个小细节就是,当世界杯临近的时候,整个足球气氛都会变得不一样。球迷们都充满了热情,这或许是我们在世界杯前的准备期能经历到的最美妙的时刻了。

是我被邀请留任的那一刻。我原以为我只有四年的带队时间,毕竟之前没有几个教练是带队经历过一个完整的世界杯周期的。扎加洛带过两次,佩雷拉带过一次,邓加带过一次,然而我现在也得到了一个能够带队从最初的备战开始,一直走到世界杯结束的机会。这四年的执教经历必定会非常令人难忘,毕竟我作为一名职业球员的梦想就是成为巴西国家队的主教练。但是相应的,这也会为我和我的家人带来更大的压力,所需要处理的各种事件会榨干我的精力。我当时和教练组聊过,也和我的家人聊过。之所以这个时刻异常艰难,是因为我非常清楚,如果我作为教练能够拿到冠军,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但如果最终没能夺冠,那么情况就会有些不太好看了,那种压力是无法避免的。当时同意留任的那一刻是我这四年经历过最艰难的时刻。

这个完整的周期会让我感到更加自信,我能够与球员们更好地建立关系、培养信任。毕竟只有一同经历过艰难时刻和高光时刻之后,我们才能看清对方的行事作风。这种信任是会随着人与人相互了解的程度而逐渐提高的。球员们需要知道教练组拥有什么样的能耐,也需要跟我们建立私下的交流,这会让我们对自己更加充满信心。此外,在技战术方面,我们也有机会尝试更多不同的战术体系,也有比上一届更加丰富的球员人选供我们差遣。

显然,我们本想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主要我们当时想要优先考虑那两非常很重要的世界杯预选赛,一场是在阿莱格里港迎战厄瓜多尔,然后是到客场去踢巴拉圭。等这两场比赛踢完之后,再去拒绝参赛之类的。球员们的行为都是自愿的,我从未教唆过球员们,让他们去说什么、干什么。在拒绝参赛的声明发出来之前,我带着几位领袖球员和协调员去跟足协的主席一起开了个会,我们表示不要把美洲杯放到巴西来举办。当时国内的状况非常窘迫,承办赛事可能会对当地的死亡人数以及整个疫情形势都产生影响。我们在会议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包括也有很多球员都在赛后发了声。不过我们此前也表示过,如果事情都已经确定了,那我们也会以我们最好的状态去参赛。

我其实已经在跟他们说了,我尊重每一个人,我也必须要做到一视同仁。我身上也是带着一些自己此前作为职业球员的经验的。当我还是一名球员的时候,我很能理解教练必须要在比赛前挑选出首发球员和替补球员。但我尊重其他球员,我平时也都进行的是跟他们一样的训练,所以我会尊重教练的选择。成为一名教练之后,我也还保留着这些观念。之前我在瓜拉尼效力时,有人跟我说过“要尊重他人,把选择留给教练来做,这是他的工作”。球员们很清楚这些。对于那些没法跟我一起去参加世界杯的球员,我很尊重他们,我一直非常感谢他们的努力付出。但毕竟我们需要为最终的目标做考虑。

有几个比较重要的因素,比方说,球员的身体机能是否处于理想状态。上一届世界杯前,我们足足有27天的时间用来准备。而在卡塔尔,我们最多也就只有5-10天的准备时间,根本就没时间休息调整,也没法对于球员开赛前在俱乐部队的身体状况、技术条件建立预期。我们会观察他们的训练、比赛,跟球员们进行交流。心理医师、大夫和体能教练们也会从很早就开始观察球员们的状况,因为我们的时间过于紧迫。你必须要在报到之前就提前做好准备,而不是等到事后再放马后炮说“啊,我喜欢赢球”,试问谁不喜欢在高水平的比赛中赢球?问题在于:你喜欢做准备吗?这就是你应该做好准备的时候。

现阶段的线%左右吧。不过我们需要听从球队体能教练的告诫,他说我们应当加大观察球员的范围。因为他怕我们会因为有些球员的身体状况没能达到比赛要求而被迫放弃他们。我肯定不希望这些事发生,不过我作为一位教练组成员,我必须要为这种情况的出现做好准备。所以我们会扩大所观察球员的数量,以防万一。

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会问这种问题。我们不是不想跟那些强队交手,我们也想跟意大利,或是跟英格兰约一场,但是赛程导致我们没法这么做。

这三个空位中会有两个都分给进攻球员。不过当我谈论进攻时,我同时也在谈论创造力和终结能力。这一代有很多优秀的攻击手都涌现了出来,其中既包括射手,也包括边锋。当你在拥有像安东尼、拉菲尼亚、维尼修斯、罗德里戈、马丁内利、杜杜、内雷斯、里沙利松、热苏斯等等这么多优秀的球员可供选择时,这是很好的一件事。另一个空位,我们会分析球队的需求。可能会选择一位多面手,既能打中卫,又能打边后卫的那种。抑或是某位可以兼任后卫的中场球员。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我始终无法想象与自己的家人分开会带来什么益处,我只能看到家人的力量能够使我们更强大。我在这方面是有亲身经历的,我要讲一下我的故事。我在带领科林蒂安参加世俱杯时,驻地楼上的两层全部都被用来安顿我们的家人。而在解放者杯期间,我没有跟球员们在一起备战、生活,我选择回到家里去住。然而你和球员互相之间的尊重和信任是靠时间才能建立起来的。在俄罗斯参加世界杯时,我们的驻地也是不允许非工作人员进入的。只有在晚上的时候,家属才可以在一个大厅里面跟我们见面。我们最终输掉比赛的确不是因为这个,但有一些细节是必须要调整的。比方说在训练课上,球员的家属们可以观看,媒体则不能进来录像。这种改变是必须要实施的。

我现在61岁,等到我80岁的时候,我对父母的感情也依然会存在,这种空洞永远无法弥补。我想要让我爸爸在我脑海中留下美好的回忆,他是我的第一位教练,他让我成为了一名中场球员。我今天看到了一张我自己仰望着天空的照片,我在不断寻觅、不断思考,并从中汲取灵感。我渴望拥有这种精神力量,让父母重新陪伴在我的左右。在我们与自己的家人之间,会存在一条特殊的纽带。这种爱的纽带无关结果,只关乎生命的过程。

这记者玩命的去套蒂特的话,想让他发表一些政治观点,换做脾气不好的主教练直接打断或者拒绝回答了,蒂特居然耐着性子给记者用不同的内容阐述了同一个答案:勿谈政治。

应该是确定20-22人了,已知确定的有:后8:阿利松,埃德松,维瓦尔顿,弟媳,马金,米利唐,达尼洛,桑德罗中6:卡塞米罗,法比尼奥,吉马良斯,帕奎塔,内马尔,弗雷德前6:维尼,拉菲,热苏斯,里沙利松,安东尼,罗德里戈剩下左后卫替补1(特莱斯,洛迪二选一),中后卫替补2(布雷默,加布里埃尔,伊巴涅斯三选二),中前场替补3(马丁内利,库尼亚,酷鸟,里贝罗,达尼洛,佩德罗六选三)个人希望:特莱斯,布雷默,伊巴涅斯,马丁内利,库尼亚,乔林顿(虽然几乎没有可能)

蒂特可能能力上还有不足,但品行上做为国家队教练真的是非常优秀了,发言有理有据,私人道德可称高尚,更衣室管理的也好,希望离开国家队后继续学习进步争取,成为更高水平的教练,那个时候可以欢迎再回国家队执教

说真的蒂特带的这支巴西应该是06年以来最好的了,今年一定要出成绩啊要不然老帅真就晚节不保了,上届实在太可惜,如果卡塞米罗对比利时的时候在结果会完全不一样的,今年巴西几乎已经没有阵容上的短板了,就看蒂特的临场能力了

这发言真的好,喜欢葡萄牙,但我也希望🇧🇷走的很远,争取决赛🇵🇹vs🇧🇷

这波发言满分。公众人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恰当的使用自己的影响力。很明显某些球员完全不懂这一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