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A“失速“ 安踏体育加快DTC转型发展

近日,安踏体育发布2022中期业绩公告,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创新高达259.7亿元,同比增长13.8%;净利润35.9亿元,同比下滑6.6%。

鳌头财经发现,在经历过去几年的高速发展后,安踏体育营收“主力军”FILA品牌收入不佳使其盈利承压,在中国市场的业务或已接近阶段性天花板。

上半年,FILA斐乐2022年上半年收入107.77亿,轻微下跌0.5%;毛利率和经营利润率均下滑了,毛利率下滑3.7个百分点至68.6%。

遭遇瓶颈期的安踏体育在“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战略下,积极推进DTC(直面消费者模式)转型,今年上半年,DTC业务占比已达70%,DTC拉动安踏品牌收入达133.6亿元,增长26.3%,毛利率上涨2.3%达到55.1%。

这些年,安踏体育一直在并购“买买买”的道路上一往无前。目前,安踏在财报中将业务细分为三大板块:安踏主品牌、FILA,以及包括迪桑特、可隆等在内的“所有其他品牌”。

但今年上半年,FILA的表现不尽人意,FILA收入107.8亿元,同比下降约0.5%,占比41.5%;其毛利率同比下降3.7%至68.6%,经营利润率同比下降6.5%至22.5%。

对此,安踏体育称,由于疫情,高端线FILA闭店率最高达到了30%。与此同时,FILA在疫情期间还加大了零售折扣,再叠加全球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产品成本率有所增加。

FILA的收入下沉拖累安踏体育利润端,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虽首超耐克中国夺下中国市场宝座,营收达到259.7亿元,同比增长13.8%;但净利润不增反降为35.9亿元,同比下滑6.6%。使得公司毛利率和经营利润率分别下滑1.2%和、3.6%,仅62.0%、22.3%。

不过,安踏体育旗下日本高端冬季运动品牌迪桑特(Descente)、韩国户外品牌可隆(KolonSport)、芬兰体育用品公司亚玛芬(AmerSports)增长势头强劲。迪桑特同比增长超30%;可隆同比增长超35%;亚玛芬同比增长超过30%。

此外,安踏体育积极推进自建DTC管理能力,在去年,这一模式就为安踏主品牌带去35.6%的营收,同比增长485%。今年上半年,DTC业务占比已达70%,DTC拉动安踏品牌收入达133.6亿元,增长26.3%,毛利率上涨2.3%达到55.1%。

截至2022年6月,安踏体育已经在成都、重庆、广东、上海、武汉、北京、天津等21个省或市,采用混合运营模式。在DTC模式下,总计约6,600家安踏及安踏儿童门店中,约有52%由安踏直营。

安踏体育除了在渠道上发力,营销也下血本。以“奥运赞助+广告营销”持续扩大品牌影响力,让“安踏,永不止步”传遍大街小巷。

从1999年开始,安踏体育豪掷380万签下孔令辉和央视体育频道的广告,此后安踏又与奥运深度合作长达13年,今年在冬奥会上更是赚足流量,同时还牵手20多位体育运动员及当红流量明星代言合作。

2017年-2021年,安踏体育的广告及宣传开支分别为17.69亿元、29.16亿元、35.96亿元、35.51亿元、61.17亿元,累计增长245.79%。其中,2021年的费用投入同比增加了72.26%,创近五年新高。今年上半年,安踏体育广告及宣传开支占收益比率上升0.9个百分点至10.3%。

和大手笔营销相比而言,安踏的研发投入却少得可怜。2017年-2021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4.84亿元、6.03亿元、7.8亿元、8.88亿元、11.35亿元,收入占比2.90%、2.5%、2.3%、2.5%、2.3%。对标企业耐克、阿迪两大国际运动品牌巨头,每年的研发投入在5%~10%。

重营销轻研发发展模式也曾翻车,据企查查APP显示,2021年9月,安踏(中国)有限公司曾因发布违法广告,被鲁山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元。

安踏体育表示,近五年战略,公司计划投入40亿元做专业的科技研发,以补上研发能力这一短板,完善其生态链条。Z时代消费者需求多变,公司在中国晋江设立运动科学实验室,除此之外,公司与清华大学携手联合创立“清华大学-安踏(中国)有限公司运动时尚联合研究中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